当前位置:启明星新闻网 > 电影新闻 > 《驴得水》中的精神隐喻(性、教育和出走)-影

《驴得水》中的精神隐喻(性、教育和出走)-影

文章作者:电影新闻 上传时间:2020-03-11

  《驴得水》是一部耐人寻味的影片,影片中对现实的解读很麻辣很过瘾。只不过,可惜的是,影片最后,那头兢兢业业运水的驴变成了香喷喷的驴肉,当然它没有任何选择的机会,而活着的人,最后似乎没有找到答案。当然,这不能否定这是一部用心的电影。

  凭心而论,开心麻花第二部大电影《驴得水》取得成功的原因源于好看的剧本,不过,也正源于剧本之好,恰恰也给这部电影带来败笔。本来,《驴得水》是至乐汇创作的品牌剧目,一旦改拍大电影的话,势必进行重新改良、包装和改造,但纵观全片,演员话剧式的表演占电影的主题,夸张的表演也让故事张力大大削弱。要知道,电影有电影的拍法,话剧有话剧的玩法。换言之,话剧和电影是两个不同的物种,一旦嫁接不好的话,很可能南柑北橘。

  《驴得水》故事发生时,中国至少有两件大事正在发生:一是老蒋在城市搞起了新文化运动,梁濑溟在齐鲁搞得中国农村改造;二是中国乃至世界上最知名最颠沛流离最富传奇色彩的高校西南联大横空出世。在《驴得水》中,创作者将这个与中国农村改造的学校移植到中国大西北。

  相比之下,《驴得水》这个故事更像中国现实生活的精神投射,故事中更多人性的不可思议,或不可思议的人性。如果谈及人性,我想,影片中,至少有两个人不能忽略:其一是校长孙恒海,其二是女老师张一曼。

  富有深意的是,影片中似乎没有绝对意义上的清白者,所有教师都是“劣迹斑斑”的人物,孙恒海醉心教育身上更多妥协,裴魁山贪财好色内心似铁,周铁男很爱装蛋结果一枪就吓尿了裤子,张一曼心直口快不乏情欲。

  影片中校长孙恒海的名字有据可查,如果你认识至乐汇话剧《驴得水》制作人的话,就会发现孙恒海就是此君的名字。看,这种剧内剧外的幽默方式够逗吧!哈哈哈,谁又说现实不是一出妙趣横生的行为艺术!在《驴得水》中,孙恒海校长绝非传统意义传道授业解惑的师者,很有点像那个不按常理出牌的教育家胡适。想当年,中国公学解散胡适心灰意冷和几个好友跑到迎春坊喝花酒,结果回程时大醉不醒,被人力车夫剥光衣服,身无分文醉倒在野地里,这也为此君招来“招嫖”一说。

  “醉过才知酒浓,爱过才知情重!”贪酒醉杯的白话文倡导者胡适先生做诗如是说。与之相比,孙恒海校长很可能就是一个胡适式的人物。身为“驴校”的创办者,在没有人马没有的情形下,孙恒海开始招兵买马,张一曼就是这样被感召来的。就影片剧情推进中的“红尘回忆录”来看,当年孙恒海西装革履地搀着身着旗袍的张一曼来到学校,二人很有可能在红尘场所相逢。很可能,历经情伤的张一曼就是在孙恒海的苦劝下始以投奔教育队伍。而教育对她而言,并非谋财,亦非志向,更多是一种精神逃避,或者说寻找内心一方净土。只不过,入尘太深,张一曼身上的红尘气委实难以消解。

  影片中,张一曼的偷情更多性的隐喻,这种偷情,除了身体放纵更多精神苦闷。如果说张一曼和老师裴魁山偷情是情欲发泄的话,张一曼和小铜匠的性爱更多奉献的味道,她是一个骨子里真性情的女人,尽管有时显得那样放纵不羁,不顾一切,但内心却又那样炽热和执着,或许这也是她内心的纠结所在,所以,尽管她和裴魁山上床,但拒绝了裴魁山的示爱,也婉拒了对方邀请自己去西南联大当助教的念头。为了保住学校,她不惜放下身段“去睡服”小铜匠,此举虽然有效,却也令小铜匠对自己念念不忘,让自己身陷绝境。事情发展到最后,裴魁山因爱生恨,借此上位的小铜匠让人剪去张一曼的头发,下场和结局让人叹惜。

  在张一曼和小铜匠的性爱表达上,电影《驴得水》和话剧《驴得水》俨然两个不同的版本。电影中,在张一曼的言传身教下,小铜匠急不可耐地亲嘴,颇为猴急。也许,这就是电影《驴得水》中的简单粗暴美学,之至于情爱剧毫无调情可言,直接深入主题。这也让情剧显得颇为突兀。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果说话剧《驴得水》慢慢谈情说爱的话,电影《驴得水》上来就直接做爱,形而上的做法多少有些粗暴。

  而在至乐汇创作的话剧版《驴得水》原版中,张一曼和小铜匠的性爱表达则雅而不俗值得玩味:张一曼老师“睡服”小铜匠的方式是“咬耳朵”,这种与耳朵有关的挑逗方式让小铜匠意乱情迷,以为张一曼爱上了自己。所以,才有了后来小铜匠意犹未尽,张一曼“赠发”这一镜头。也正因之,才有了电影《驴得水》中小铜匠的东北娘们儿大骂小铜匠万年姿势不变却学会了“咬耳朵”的台词。

  无论在电影还是话剧里,张一曼都是一个赤裸裸的悲剧人物,这种悲剧与时代有关,与整个大环境有关,与其自身亦有关。所以,在《驴得水》中,发疯的张一曼最终选择与这个世界作别。也许在另一个世界上,她能看到一个美丽新世界,她能找到内心的自己,谁知道呢?

  斯记得,在挪威戏剧家易卜生的《玩偶之家》中,娜拉最后摔门而去,引起一场妇女解放风暴。鲁迅问:“娜拉出走后会怎样?”《驴得水》结尾时,影片一声枪声,人民女教师张一曼是死是活不得而知,不过,这些似乎都不重要了。影片中,张一曼身上更多性、教育和娜拉出走的精神隐喻。不可思议的中国,不可思议的中国教育,不可思议的《驴得水》。阿弥陀佛,阿门!

  温馨提示:如转载《驴得水》中的精神隐喻(性、教育和出走),请注明出处并加入出处链接,违者必究

本文由启明星新闻网发布于电影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驴得水》中的精神隐喻(性、教育和出走)-影

关键词: 电影新闻